今天是  星期

.

关于生活儒学的“生活”“情感”概念的讨论

吴忠伟
【编者按】作者简介:吴忠伟,苏州大学教授。文章现载《当代儒学》第16辑。

谢谢主持人谢文郁老师!感谢周可真教授围绕黄玉顺教授“生活儒学”举办了这样一个会议,让我得以参加这样的讨论。感谢前来参会的各位前辈先进、青年学子。作为哲学系主任,我代表苏州大学哲学系,对黄玉顺教授、各位前辈、各位学者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

黄教授写了那么多书,而且构建了一个体系,我孤陋寡闻,以前对黄教授这样一些著作、观点关注得比较少,最近借这个机会稍微看了一下,很有感触。特别是黄教授结合中国哲学跟现象学,尤其是把现象学三个巨头胡塞尔、海德格尔跟舍勒做了一个糅合,然后跟中国传统儒学做了整合,这是一个很有创造性的成果。我们去年也搞了一个跨学科工作坊,是关于儒学与舍勒哲学的互动关系的,所以我去年也曾经思考过这些问题;现在黄教授的一些非常好的想法,又进一步激发了我对这些问题的思考。所以,我想正好借这个机会,向黄教授学习、请教一下。

第一个问题是关于“生活”的概念。无论是一般世俗的饮食男女的“生活”,或者是本源意义上的“生活”的概念,大家可能都认为“生活”的意义是自明的,但“生活”其实并不是自明的和确定的。比如我们经常说,“生活就是一场赌博”,“生活就是一场游戏”,当我们用这种隐喻的方法来说明“生活”的时候,就意味着“生活”概念本身其实并不是完全自明的,它看上去有某种遮蔽性,也具有一敞开性,我们要通过“游戏”、“赌博”等来说明之。对于赌博、游戏,我们非常熟悉,这就是说,我们可以用非常熟悉的形式来说明什么是生活;但另一方面,这也说明生活本身其实并不完全是自明地给出的,所以可以在很多意义上谈“生活”。

第二个问题,黄教授做了一个界定,把“生活”跟“情感”关联在一起。黄教授有很多非常细致的说法,包括从“感触”到“情绪”到“感情”,他有一系列这样的论述。黄教授的文章里还谈到儒家“立于礼”的情感本源问题。比如宰予跟孔子论辩需不需要为父母守孝三年的问题,黄教授特别强调“安”与“不安”的问题:宰予主张只为父母守孝一年,春夏秋冬、一年四季,这已经够了,心可以安;而孔子说,这样是不能心安的。黄教授想通过这样一种“心安”来说明儒学建构的机制或者出发点是情感问题。
这里存在一个问题,即对情感的理解。比如道家对情感问题的理解,它的出发点就不一样。这里我打算强调一点:宰予并不认同孔子。所以,这个问题涉及情感本身的自明性问题。比如有子讲“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欤”,这种情感是不是自明的?我们知道,舍勒不认同康德的那种先天纯形式的道德自律原则,他特别讲“爱”的概念,作为一种情感,爱是可以先在地给出的,但是,他所讲的情感本身分为两个层次,或者两种类型:一种就是情状型情感,就是我们一般日常生存状态的情感;还有一种是意向型情感。舍勒强调的是意向型情感,他所讲的先天给出的“爱”这样一种情感本身是一种意向型情感,具有一种先天性。这样的话,像“仁”这样的情感,其本身是一种意向型情感,还是一种情状型情感?对此,还是可以讨论的。

第三个问题,是黄教授指出海德格尔的“生存”跟“存在”的深层差异,而且认为不需要预设一个“此在”的概念。黄教授这样一个讲法,激发了我的一些思考。比如,我突然想到,舍勒强调“位格”概念与先在给出的爱的情感联系在一起,这是因为舍勒讲的情感实际上是跟天主教的Person ——“位格”联系在一起的,也不需要海德格尔“此在”的概念。这都是些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

最后引出这样一个问题,就是情感跟仁学是什么关系的问题。这涉及孔子跟孟子的关系。我认为,孔子的思想可能更多是一个道德动机论者的概念,是一个意志决断问题。比如他讲“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这就是意志决断问题。他有情感作为基础,但是他的出发点是自我成就,因为孔子讲的“仁学”其实就是“为己之学”,为己、修己、成就自己。你要成就自己的话,就要成就他者,成人之美。所以,情感本身只是孔子伦理学的一个支撑或者说是一个藉助条件,但其并不是孔子伦理学的一个最基本的机制。而后来孟子用“恻隐之心”来表达“仁”,我觉得他似乎有一个转向,就是从道德动机学转化为道德心理学,或者说道德情感主义。广义上讲的话,我们可以认为孔孟都是道德心理学,但是这里似乎有一个从孔子的道德动机学或者道德意志学向孟子的道德情感主义的这样一个转向。

孔子仁学,它有价值的地方是什么?我认为,就是他强调的“自省”、“自讼”,即自我检讨、自我批判,“吾日三省吾身”的自我审查,迁善改过,这可能是孔子思想的一个闪光的地方,而且可能是具有普遍意义的。我知道,黄教授跟李幼蒸老师有一些互动。李老师强调“仁学符号学”的概念,他认为儒学虽然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复合型的东西,但是它的一个原始核心的东西就是仁学,而仁学其实就是一个最内在、运作范围非常窄的道德动机学,这一动机学的运作领域是非常非常小的,但是正因为它非常小,所以它具有普遍意义。每个人,无论是东方人、西方人,东西南北,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他都有一个意志决断。这可能是孔子学说的普世性,所以李幼蒸老师强调过仁学的普世性的问题。我想强调的是,不必把儒学当作一种制度化的、包罗万象的这样一个普世系统,但可以从儒学中挖掘出那样一些围绕人心运作而展开的东西,因为孔子学说本身是一种人本伦理主义,实际上是揭示人心运作的一种正能量。

我就谈这些,只是一些个人感受,很不系统。非常感谢黄玉顺教授激发我的这样一些思考,谢谢

责任编辑:王培坤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稿      来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05/19

版权所有者:中国儒学网    Copyright (c) 2003—2011 www.confu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蜀ICP备050322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