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星期

.

儒学与现代生活之张力

王正
【编者按】作者简介:王正,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文章现载《当代儒学》第16辑。

谢谢周可真老师和黄玉顺老师的邀请!

我曾经在山东大学读过硕士,虽然当时黄玉顺老师还未来到山大任教,但是黄老师的书我一直在读。我认为,黄老师的“生活儒学”对于当代的中国哲学和儒学来讲,其最重要的意义是:它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中国哲学和儒学当代发展的新的典范。而“生活儒学”这一范式正是目前学界所缺少的东西;在“政治儒学”“心性儒学”等各种标签式的儒学非常多的当下,“生活儒学”更多关注于根源性的追溯,或者说一种根源性的建构,所以它确实有一种非常重要的作用。

首先,现在儒学中似乎分出了很多派别,比如经学派和哲学派等。我觉得,其实不必要做这么强的区分,因为从某种程度上说,如果我们讲的还是儒学的话,那么,儒学其实从根本上讲应当只是一个,尽管它里面可以有非常多的分别。而且我认为,儒学未来的发展,也不必只是某一种形态的特定标签的儒学,尤其不可完全用现代的学术分科来局限它。就像西方的自由主义,它作为一种思潮,既有自由主义的政治学,还有自由主义的经济学、自由主义的管理学。那么,我想日后可能也可以发展出儒家的经济学、管理学等。所以,在未来大发展的前景下,儒家内部的分歧应当尽可能地消弭之。其实这里面最重要的一点是,儒学的未来发展应当是一种兼容中西古今的思维方式,即不能仅仅是传统纯经学的方式来研究,而应当运用多元的方式来研究。所以,黄老师的“生活儒学”的最大的价值,就在于它是用现代的、哲学的思维方式来处理传统儒学的问题。

不过这里的一个问题是,“生活儒学”的优点在这里,而它可能引出的相关问题也在这里。黄老师即将要出版的新书的副标题有一个词:“现代生活”,这里其实有一个很大的张力,就是“生活”和“现代”之间的张力。我们现在的生活就是现代的,但是,现代生活到底是什么呢?我觉得这是一个难以完全把握好的问题。但是尝试思考这个问题,可以为我们更好的思考儒学的未来以帮助。我最近思考的一个切入点是:我希望我的小孩将来有一个什么样的生活?通过思考这个问题,我发现,其实在某种意义上,对于现代生活来说,儒学可能并不是一种绝对性、必须性的东西;但我本身作为一个研究儒学的人、一个对儒学有亲和感的人,希望孩子的未来是跟儒学发生关系的。但是,她作为一个“10后”的小孩,在成长的过程中,其实很可能并不和儒学发生紧密的关联。我们不可能不承认,对于当下的孩子来讲,儒学的关系可能远不如科技发展、教育成长和权利保障等问题来得重要。所以我认为,儒学到底如何跟我们的现代生活勾连起来,仍是一个需要很好处理的问题。这就是说,就黄老师的“生活儒学”来说,“生活”和“儒学”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是一个很麻烦的问题。比如说,谢文郁老师就在人的生存和基督教信仰中建立起一个强关联。但黄老师关于“生活儒学”和现代生活之前的勾连,感觉还是稍微弱了一点,我想这是黄老师未来还应进一步推进的地方。

与此相关,黄老师用“爱”做大本大源,而没有用“仁”字,我觉得这里面是大有文章的。因为一般来讲,儒家讲的大本大源是“仁”;而讲成“爱”的话,是否就自动表明了现代生活与儒学是一种不太强的关联,而是一种弱一点的关联?但是如果两者之间确实没有那么强的关联性,则意味着生活和儒学没有很强的普遍性的关系。而如果没有这么一种很强的普遍性的关系,那么,对于所有研究入学的人来说,以及儒家未来能在现代生活中发挥的意义和价值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其实,为什么我们的现代生活必然需要与儒家发生关系,这其实也是整个儒家现代化转型中一直有待根本解决的重要问题。黄老师已经在尝试了,我希望他最终能从哲学上建立起一种强关系,虽然目前看来还是有待于进一步的建设。

当然,黄老师的书中让我“心有戚戚焉”的观点很多。我从读博士期间,就一直关心性工夫论的问题。黄老师很多对工夫论的讲法都非常好,他把工夫的现代意义讲出来了。曾有学生问我:现代人如何讲工夫?现代人怎样才算是做工夫?黄老师在书中予以了很好的回答:我们现在进行学术研究与讨论,其实也是一种工夫。当有不同的意见跟我们的意见冲突的时候,我们如何开阔我们的心胸,然后接受这些意见,这其实也有一种非常强的工夫在里面。这些说法对我来说都是有益的。

此外,我还有一个相关性的问题,就是孔子讲的“克己复礼”的“礼”和他老年所讲的“从心所欲不逾矩”的问题。黄老师是把“从心所欲不逾矩”讲成最终孔子认为那个“矩”并没有那么重要,但是我想,“不逾矩”其实说明“矩”还是在的。这个还在的“矩”与“克己复礼”是相关的,“克己复礼”是孔子与颜渊讲的,而颜渊是他最欣赏的学生了。从这样一种角度来讲,“礼”和“矩”与我们的“生活”都是本源性相关的,至少在儒学那里,它们应该有一种更加本源的关系性。这种本源的关系性如何在“生活儒学”中展开、呈现,或者说尽可能把它建设起来,把它们更强地关联起来,我觉得也是“生活儒学”未来的一个可能方向。

因为时间有限,我就简单讲这些,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王培坤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稿      来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05/24

版权所有者:中国儒学网    Copyright (c) 2003—2011 www.confu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蜀ICP备050322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