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星期

 

怀念张岱年先生

张允熠

 

四月24日,惊悉张岱年先生辞世,不禁潸然泪下,遥祭北天,送上我深深的哀思。

我久仰张先生的人品和学问,读博期间,经业师方克立先生(中国哲学史学会现任会长、我校人文学院院长)的指引,曾几次造访北大中关园48栋103室张先生的家中。当我一踏进张岱老那不足五十平方的房舍,发现从过道到厨房、卫生间门口到处都堆放着书籍,有的地方只能侧身而过,不禁想到唐代刘禹锡的《陋室铭》:“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走进张先生的书房,看到书柜正中间摆着一帧孔子画像,书桌、沙发也被成堆的书籍和杂志所包围,在张先生和张师母(冯友兰先生的堂妹,与张先生同岁)的热情招呼下我从书堆里抽出一张椅子坐下,望着张先生慈祥的笑容,接着又想起《陋室铭》中的下半段话:“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当时张先生已年近九旬,虽然患有哮喘病,但思路清晰,记忆不减,谈锋仍键。我请张先生对我的博士论文提些建议,老先生毫不推诿,答应他看过后一定直言相告。等我再次拜访中关园时,适逢平时来者络绎不绝的48栋103室半日无客,我才得以跟张先生聊了二个多小时。张先生的话使我永远难忘,终身受益,我深深地为我们三代学人之间的共同的学术理念所感动。张先生可谓是我的学术引路人,在我前几年发表的几篇重要文章中,一直有着张先生的影响。我至今仍在做着张先生交给我的事业,如他说:你应好好研究一下中西“理性”之间有什么异同;为什么德国古典哲学不从莱布尼茨算起,要从康德算起;德国古典哲学与中国哲学之间的关系是一个十分值得研究的课题,因为从莱布尼茨到康德(包括黑格尔),都十分重视中国哲学。他还引用冯友兰先生的话说:西方哲学的主旨是“仇必仇到底”,中国哲学的主旨是“仇必和而解”。他认为中国哲学“和而不同”与“和为贵”的观点无论是对于国际关系还是对于人际关系,都是十分有价值的命题。他说:“当代人类社会还是‘和为贵’为好!”

我的博士论文出版前,曾请张先生写篇序言,张先生不辞年高多病,仅用了半个月时间便寄来了文稿。书出版后,《序言》被《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单篇发表,为学界广泛引用和转载。这不足三千字的一篇《序言》,是张先生晚年的重要论文之一,它反映了张先生关于中、西、马哲的一些基本的学术观点。每年元旦春节,我都跟他通过邮局相互交换贺卡。今年,我没有收到张先生的贺卡,知道他病了。我祈祷他老人家能寿过百岁,没有想到他在95岁生日还差一个月时仙逝而去。

张允熠

2004427日于中科大石榴园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稿      来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者:中国儒学网    Copyright (c) 2003—2004 www.confu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 2003-01-01 开通    站长:黄玉顺  副站长:温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