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星期

 

论张岱年的学术思想

 刘鄂培


  张岱年先生在学术上蜚声中外,誉为当代中国哲学泰斗。他出生于1909年,今年是岱老95华诞。在20世纪初,我们的祖国处于存亡危急之秋。外受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内有军阀割据。连年战火,经济凋零,人民陷于水深火热之中。张岱年先生还在中学念书时,就满腔爱国热忱,立志“报效祖国”。1933年,他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先后在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从事教育和科学研究工作,至今已是70周年。70个寒暑,历经艰辛,默默耕耘,春风化雨,为祖国培养出一代又一代的有用之才。70个寒暑,安于贫困,潜心研究,为祖国的富强、文化的繁荣而笔耕不辍。今天已出版的《张岱年文集》、《张岱年全集》,收入宏文达四百万言。这是张岱年先生的爱国情怀与智慧的结晶。

  三个理论基石奠定学术体系

  “高以下为基”。一座摩天大厦,不能没有其坚实的基础;一个博大的思想体系,必要有其深厚的理论基石。张岱年先生的学术思想体系建立在三个理论基石之上:

  (一)中国哲学与文化。张岱年先生成长于书香世家,父众清先生为晚清进士。他自幼受到家学的熏陶,对中国传统哲学、文化兴趣浓厚。在中学时代,发表了《评韩》、《关于列子》。在北京师范大学求学时,他发表了《关于老子年代的一假定》,受到著名史学家罗根泽的赞赏,将该文收入《古史辨》第四册。在中国哲学、文化领域里已有深厚功底。

  (二)哲学辩证唯物论与社会主义新文化。张岱年先生在1933年来清华大学哲学系执教。在此前后的几年中,他在长兄张申府先生的指引下,阅读了大量的辩证唯物论经典著作。这种新的哲学和文化深深吸引着他。他初登清华课堂,讲授“哲学概论”,以高昂的热情宣扬哲学辩证唯物论,并称之为“当代最伟大的哲学”。他是将这个新哲学和新文化引进清华课堂的第一人。与此同时,他又热衷于为之阐发、弘扬,在报刊上发表了一篇又一篇文章。他一生始终不渝地坚持辩证唯物论和建设社会主义新文化,功力深厚。

  (三)西方哲学与文化。在1933年来清华的前后几年中,还是在其长兄张申府先生的指引下,他阅读了西方各主要流派的论著。对西方的实验主义等形形色色的哲学和文化均不能“契入”,而对英国穆尔、罗素的新实在论,特别是对这个学派中的“逻辑解析法”情有独钟。认为这是西方哲学中的科学内容。在这一时期内,张岱年先生写有《论外界的实在》、《谭理》两篇论文,采用“逻辑解析法”以证实“外界实在”和“理在事中”这两个唯物论的重要命题。它受到学术界的重视。张岱年先生被誉为“解析的唯物论”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逻辑解析法”也就成为张先生的第三个理论基石。

  以上三个理论基石,为张岱年先生的学术思想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综合创新探求真理

  从20世纪三四十年代以来,外来的哲学、文化纷纷传入中国,与中国传统的哲学和文化激烈地“碰撞”。中国传统的哲学、文化已不能完全适应新的时代,必须更新、转型。

  在当时中国的哲学和文化论坛上,中国的、辩证唯物论的和西方的哲学文化,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三者之间并非“道并行而不相悖”,而是“道不同而不相与谋”。彼此排斥,各不相容,门户之限,壁垒森严。而张岱年先生以恢宏的气魄,瞻前的智慧,敢于突破门户壁垒;萃取三家之精华,综合于一,建立了他的学术思想体系。其重要成就有二:

  (一)为中国文化的更新、转型探索出一个新路,并建立了一个新的文化模式。

  1935年,张岱年先生发表《关于中国本位的文化建设》一文,为中国文化的发展探索出一条新路,“主张兼综东西两方之长”“融合为一”,“不要平庸的调和,而要作一种创造的综合”。这就是张先生的文化观雏形———“综合创造”说。1987年,张岱年先生已年近八旬,以满腔热忱投入当时的“文化热”高潮。他根据中国国情和世界形势的变化,发表了《综合、创新,建立社会主义新文化》一文,正式提出了他的文化观———“文化综合创新论”,为中国文化的发展提供了一个新的模式。它与半个世纪前提出的文化“综合创造”说,在内容上一脉相承,即融会中西文化精华于一体,目的在于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新文化。由于这个新模式顺应世界文化潮流,又适应于中国现实,因此,一经提出就获得学术界的广泛认同。

  (二)为中国哲学的发展探索出一个新路,并建立了一个新的哲学模式。

  1936年,张岱年先生发表了《哲学上一个可能的综合》,文中为中国哲学的发展探索出一个新路:“唯物、理想、解析,综合于一”。其中“唯物”指辩证唯物论与中国传统唯物论、辩证思维相结合;“理想”指中国的道德与人生哲学;“解析”即西方的“逻辑解析法”。这是一个融会中西哲学精华于一体的新路。1937年,张先生完成了巨著《中国哲学大纲》,1948年完成了《天人五论》。前者为史,后者为论。史论结合,建立了一个新的哲学模式。这是一个开放性的模式,它所综合的内容可随时代的变迁而不断更新、丰富。因此,这是一个富有生命活力的、有极高价值的哲学模式。

  张岱年先生的文化观是“综合创新”,其哲学观亦是“综合创新”。“综合创新”是他首创的治学方法。从更深层来说,他的“综合创新”是将多个外来文化、哲学与中国文化、哲学相结合,用中国的语言、形式来表达,使之中国化,成为中国文化和哲学的有机部分。张岱年先生为中国文化、哲学的发展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张岱年先生将“自强不息,厚德载物”(见《易传·象传》)提升为中华民族的文化精神。他一生坎坷,而追求真理之心不变;他提出的“综合创新”,显示出他的广阔胸怀。张岱年先生的为学、为人是“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精神的体现。他深受学人的景仰。


    《人民日报海外版》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稿      来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者:中国儒学网    Copyright (c) 2003—2004 www.confu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 2003-01-01 开通    站长:黄玉顺  副站长:温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