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星期

.

新书推介:黄玉顺《哲学断想:“生活儒学”信札》出版

 

书影

 

版权页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哲学断想:“生活儒学”信札?/ 黄玉顺著.?—成都:四川
人民出版社,2019.10
ISBN?978–7–220–11637–7
I.①哲… ?II.①黄… ?III.①儒学–文集
? IV.①B222.05–53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9)第208352号

 

 

 

ZHEXUE DUANXIANG?SHENGHUO RUXUE XINZHA
哲学断想:“生活儒学”信札
黄玉顺 ?著

责任编辑
封面设计
内文设计
责任校对
责任印制

出版发行
网????址
E-mail
新浪微博
微信公众号
发行部业务电话
防盗版举报电话
照????排
印????刷
成品尺寸
印????张
字????数
版????次
印????次
书????号
定????价

王定宇
张??科
戴雨虹
何佳佳
王??俊

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槐树街2号)
http://www.scpph.com
scrmcbs@sina.com
@四川人民出版社
四川人民出版社
(028)86259624 ?86259453
(028)86259624
四川胜翔数码印务设计有限公司
成都蜀通印务有限责任公司
170mm×240mm
40.25
655千
2019年10月第1版
2019年10月第1次印刷
ISBN??978–7–220–11637–7
68.00元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本书若出现印装质量问题,请与我社发行部联系调换
电话:(028)86259453

 

本书的内容,主要选自作者从2001年到2018年这18年来的书信。之所以定名为《哲学断想:“生活儒学”信札》,是因为:这些文字基本都是电子信件,故曰“信札”;作为与学界朋友、门下弟子(硕士生、博士生)及一些青年学子的即时交流,都是随感而发的思想片断,故曰“断想”;话题虽广泛涉及文史哲诸学科,但主要是广义的“哲学”问题,而可以视为我的“生活儒学”思想之形成与发展过程的一种忠实记录。
所谓广义的“哲学”,例如,尽管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宣称“哲学的终结”而揭示“思的任务”,但人们仍然称其“思”(Denken)为“海德格尔哲学”,即他所谓“思”亦属于广义的“哲学”。那么,“生活儒学”亦属这样的广义“哲学”:其中既有最狭义的“哲学”,即以本体论为核心的“形上学”;亦有较为广义一些的“哲学”,即包括知识论与伦理学及政治哲学等在内的“形下学”;更有最广义的“哲学”,即海德格尔所谓“思”,实即更加本源的、超越传统“形上-形下”观念架构的“思想”,正是这种前存在者、前主体性的“思想”——“生活感悟”(生活情感-生活领悟)才使形上学、形下学成为可能。
此次结集出版,除了个别明显的错别字之类以外,未作任何文字加工改动,只是以“……”标明了删节;但加上了若干脚注,主要是注明一些参考文献和提示一些思想线索。这些信件,均按时间先后顺序编排,标为“某年某月某日”;其中在同一天或较短时间内写给同一个人的信件,如果是针对同一问题或相关问题的,则编辑在一起,标为“某年某月某日至某日”,以“一”“二”“三”……表明它们不是同一封信。最后附录“黄玉顺著述目录”,是为了便于读者将本书的内容与本人其他著述的内容进行参照。

 

目录

第一卷 ?生活儒学的形成
第一编 ?2001年:生活儒学的萌发
第二编 ?2002年:生活儒学的酝酿
第三编 ?2003年:生活儒学的孕育
第四编 ?2004年:生活儒学的诞生


第二卷 ?生活儒学的发展
第五编 ?2005年:生活儒学的方法论反思
第六编 ?2006年:生活儒学的拓展
第七编 ?2007年:生活儒学的诠释学思考
第八编 ?2008年:生活儒学的正义论建构
第九编 ?2009年:生活儒学的宗教观阐述
第十编 ?2010年:生活儒学的延续


第三卷 ?生活儒学的完善
第十一编 ?2011年:生活儒学的英译
第十二编 ?2012年:生活儒学的国际性对话
第十三编 ?2013年:生活儒学的伦理学定位
第十四编 ?2014年:生活儒学的深化
第十五编 ?2015年:生活儒学的完成


第四卷 ?生活儒学的总结
第十六编 ?2016年:生活儒学的现代意识彰显
第十七编 ?2017年:生活儒学的回顾
第十八编 ?2018年:生活儒学的未来展望


附录
黄玉顺著述目录

 

本书的编辑出版,可以说是我对“生活儒学”的一种总结:既是对生活儒学的形成发展之过程的一种总结,也是对生活儒学的思想系统之构成的一种总结。
既为总结,也就意味着“述往事,思来者”。司马迁之所谓“往事”,不仅指其《史记》,亦指其《太史公自序》。而我这里所谓“往事”,当然是指本人的生活儒学这个思想系统展开的历史;而所谓“来者”,则尚未可知。
太史公何以如此?只因为“意有所郁结,不得通其道”。然而,往事既述,郁结未必便已消释;不过,尽管“往者不可谏”,毕竟“来者犹可追。” “道”最初的本义不是“路”,而是“走路”。那就继续走路吧。

2019年5月3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稿      来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12/13

版权所有者:中国儒学网    Copyright (c) 2003—2011 www.confu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蜀ICP备050322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