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弗莱堡大师

 

1916年,胡塞尔离开他居住了15年的哥廷根,到德国西南部士瓦本地区的弗莱崐堡大学接替了新康德主义的一位代表人物--李凯尔特--的教席空缺(因为李凯崐尔特到海德堡去接替了文德尔班留下的教授位置)。57岁的胡塞尔在即将步入他的崐老年生活时代的时候,来到了风景如画而又有悠久的学术传统的弗莱堡,这标志着崐他又将在一个新的环境中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在迁居弗莱堡之前,191629日,胡塞尔就被巴登大公爵弗里德里希任命为崐弗莱堡大学哲学教授。
1916
38日,胡塞尔的儿子沃尔夫冈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威尔敦战役中牺牲。
当年41日,胡塞尔一家迁居弗莱堡。这一年的夏季学期,胡塞尔讲授《哲学崐导论》,并主持关于《笛卡尔沉思》和《现象学问题》的讨论课。在这一学期的课崐程中,胡塞尔强调性地涉及到苏格拉底和柏拉图的思想。
8
月暑假期间,胡塞尔的学生罗曼·茵加登(ROMAN INGARDEN)陪伴胡塞尔在崐塞格(SAIG)度过了几天休息的日子。从101 日起,爱狄特·施泰因(EDITH
STEIN
)成为胡塞尔的助手,在胡塞尔工作紧张时给胡塞尔帮忙。她在胡塞尔身边崐工作了两年。胡塞尔从这个时候起,开始重新写作他的《观念II》。
这一年的冬季学期,胡塞尔讲授《哲学通史》。他主持的讨论课的论题是关于崐贝克莱的《人类知识原理》和《判断论问题》。
圣诞节期间,胡塞尔在海恩特萨腾休假,但在这里得了流感。
1917
35日,胡塞尔被巴登大公爵正式召见。420日前后,他在施巴彦(崐SPEYER)的野战医院中看望了因在战争中头部受伤而住在这里的他的儿子盖哈特。
当年夏天,胡塞尔被任命为古代语言部普通考试中的哲学考试负责人。夏季修崐车开始后,他讲授《现象学通论》和《康德的先验哲学》。他所主持的现象学讨论崐课的论题是《康德的先验美学》。
5
月底,胡塞尔到维也纳去看望了住医院的老母亲。7月,胡塞尔的母亲去世。崐胡塞尔的情感世界经历了一次巨大的忧伤。对母亲的思念成为他日常生活的主要内崐容。这种忧伤和思念一直主宰着他。他不得不在7月底到10月初去圣布拉森附近的崐伯尔瑙(BERNAU)度假。
在此之前的728日,胡塞尔被选为海德堡科学院的候补委员。
而从82日起,胡塞尔在休假地又进入了他的哲学家的角色。在那里写下了大崐量的手稿。这些手稿后来被称为《伯尔瑙手稿》。
10
月日,胡塞尔从圣布拉森返回弗莱堡。这时大学已经开学。在冬季学期中,崐胡塞尔讲授《逻辑学与科学学通论》,并主持了关于《判断论》的讨论课。
11
8日到17日,胡塞尔为弗莱堡大学的"参战者培训班"作了3次关于"费希崐特的人类理想"的报告。1020日,胡塞尔被选为系务委员。
圣诞节前后,胡塞尔在塞格度假。阅读茵伽登的博士论文。茵伽登也到了塞格。崐同胡塞尔在一起。
12
28日,胡塞尔被巴登大公爵任命为宫廷参事(即枢密顾问)。
这一年胡塞尔以前的亲近学生莱纳赫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战死。
1918
年前半年,胡塞尔在弗莱堡的研究工作进展十分快。他仍然忙的是《观念崐II》的写作。
在冬季学期结束后,他于21日到了伯尔瑙。在那里呆到427日。他整天埋崐头在写作中。
4
22日,普鲁士皇帝和国王认为胡塞尔在参与军部在高校办的讲习班的讲课崐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因而授予胡塞尔"援战服务十字勋章"
这一年的夏季学期,胡塞尔讲授《哲学导论》课,并主持了关于费希特的"人崐的规定"的讨论课。
8
月暑假期间,胡塞尔又到伯尔瑙度假。在那里,他实际上把时间全部用于研崐究工作。
10
月至11月胡塞尔得了一次重感冒。
在冬季学期,在胡塞尔的推动下,弗莱堡大学成立了"现象学协会"
这个学期中,胡塞尔讲授《从古代到19世纪初期的哲学史》,并主持关于"康崐德的先验哲学"的讨论课。
这个时候的事实表明,胡塞尔并非是一个不关心现实的书呆子。一位学生后来崐对胡塞尔的回忆记载着,当他于1112日去拜访胡塞尔的时候,看见胡塞尔正在阅崐读考茨基对社会民主党的《爱尔福特纲领》的评论。当他们开始交谈之后,胡塞尔崐向访问者说,他十分理解"卡尔大帝"的风格(考茨基名为卡尔。"卡尔大帝"是崐当时人们给他起的绰号),并问访问者是否对这样的理解有同感。
1919
年,胡塞尔发表了《回忆布伦塔诺》一文。
这一年,胡塞尔在弗莱堡有了一个学术圈子。
1
月初,胡塞尔又到伯尔瑙度假。写下了关于自然与人的个体性的手稿。
1
21日,胡塞尔申请让海德格尔作哲学讨论课的助教。这个申请被系里批准。崐从24日到16日,在参战者培训版中,胡塞尔讲授《从笛卡尔到康德的哲学史》。崐221日,他又在弗莱堡文化科学协会作了关于自然与精神的关系的报告。
4
8日,胡塞尔的学生们为胡塞尔举办了60岁生日庆祝会。在用献花和棕榈叶崐装饰的讲坛上,许多学生发表了称赞胡塞尔的热情洋溢的讲话,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崐对老师发出祝贺的欢呼。
4
23日,胡塞尔担任了哲学系主任的职务。
这一年的夏季学期,胡塞尔讲授《自然与精神》,并主持关伦理学的基本问题崐的哲学讨论课。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卡尔·勒维特(KARL LOEWITH)根据他的老崐师莫里茨·盖格(MORITZ GEIGER)和亚历山大·普方德尔(ALEXANDER PFAENDER)崐的建议,到弗莱堡来跟胡塞尔进行为期3年的学习。
胡塞尔在弗莱堡又办起了"星期六讨论会"。在621日的讨论会上,他的学崐生对老师的"纯粹自我"的理论进行了评论。
8
4日,波恩大学法律系在举行100周年系庆时,授予胡塞尔荣誉博士称号。
810日起,胡塞尔又到伯尔瑙休假。95日返回弗莱堡。
9
13日,亚历山大·普方德尔到弗莱堡拜访胡塞尔。在这里,他同胡塞尔进崐行了几天的学术交谈。他们都感到谈得十分投机。
在这一年的冬季学期,胡塞尔讲授《哲学导论》,并主持关于"先验美学和先验崐唯心主义"的哲学讨论课。
1920年起,胡塞尔研究原初发生现象学,从美学开始进行发生学分析。
2
2日,胡塞尔阅读克尔凯郭尔的著作。2月底到3月中旬,他在圣迈尔根休假。
4
15日,胡塞尔卸去系主任职务。
这一年的夏季学期,他讲授《伦理学导论》,并主持关于"现象与意义"的讨崐论课。
8
3日,胡塞尔在圣迈尔根度假。在度假地,胡塞尔又投入了紧张的研究工作。崐1016日他回到弗莱堡。
在冬季学期,胡塞尔讲授《抽象现象学》,并为最高年级的学生讲授《时崐间意识的现象学》。这一学期他还讲授《先验逻辑》。
1921
3月,《逻辑考察》后一卷的第二版出版。这一年的夏季学期,胡塞尔崐讲授《近代哲学史》,主持的高年级的讨论课的论题是关于休谟的"人性论"
这一年的暑假,从731日起,胡塞尔仍然到圣迈尔根度假。他在那里写作了崐《现象学与认识论的构想》的附录。9月份,海德格尔到休假地拜访了胡塞尔。
10
5日,胡塞尔拒绝了爱尔兰根哲学科学院请他参加该院董事会的邀请。
当月26日,胡塞尔从休假地回到弗莱堡。
冬季学期,胡塞尔讲授《自然与精神》,并为低年级主持现象学讨论课。
1922
年,胡塞尔曾收到请他去海牙作报告的邀请,但他谢绝了。
当年夏季学期,胡塞尔讲授《近代哲学史》,并主持低年级的现象学讨论课。崐他还主持了关于洛采的《逻辑学》第三卷的讨论课。
6
1日,胡塞尔应邀到达英国伦敦。他在那里受到了热烈地欢迎。6日、8日、崐9日和12日,胡塞尔在剑桥大学学院作了4次关于《现象学的方法与现象学哲学》的崐报告。这是现象学思想第一次在德国以外的地方得到传播。
6
12日,在从剑桥回伦敦的途中,胡塞尔同乔治·爱德华·摩尔(GEORGE
EDWARD MOORE
)进行了学术讨论,摩尔赞扬胡塞尔的《逻辑考察》,但表示不能同崐意《观念I》的观点。当天,胡塞尔在伦敦还参加了"亚里士多德协会"的一个报崐告会。616日之后,胡塞尔很快返回了弗莱堡。
826日之前到915日前后,胡塞尔在黑森林的门岑施望德(MENZENSCH-
WAND
)休假。
这年秋冬,胡塞尔为日本的《改造》(KAIZO)杂志撰写《论革新》的文章。
冬季学期,胡塞尔讲授《哲学导论》,并主持高级班的现象学讨论课。这一学崐期中,胡塞尔有30多个学生,其中有一半是外国人,主要来自英国和日本。
12
11日,胡塞尔被"英国的亚里士多德协会"选为通讯成员。
当月22日,他的女儿伊丽莎白举行婚礼,胡塞尔发表了一个讲演表示祝贺。
1923
年,1月,胡塞尔又把4篇文章寄给日本的《改造》杂志。
当年夏季学期,胡塞尔讲授《现象学问题选讲》,并主持高年级的现象学讨论崐课。
7
月,胡塞尔接到柏林的教育大臣的信件,邀请他到柏林大学担任由于恩斯特崐·特雷尔赤(ERNST TROELTSCH)退休所空出的教授职位。巴登方面和弗莱堡大学崐都不希望胡塞尔离开。胡塞尔在731日正式答复柏林方面,拒绝了这个邀请。
8月初到月底,胡塞尔到康斯坦茨休假。同月,他的一篇文章《哲学文化的崐观念。它最初在希腊哲学中的诞生》在《日-德科技杂志》上发表。
9
3日,胡塞尔到哥廷根去参加了他儿子盖哈特的婚礼。
当年秋天路德维希·朗德格雷伯(LUDWIG LANDGREBE)开始担任胡塞尔的私人崐助教,至1930
在冬季学期,胡塞尔讲授《第一哲学》,并主持高年级的现象学讨论课。
《第一哲学》的课到192418日为止,一共进行了28讲。
1924
年,胡塞尔的论文《知识研究方法》和《作为个人伦理问题的革新》在日崐本《改造》杂志上发表。
3
月初,胡塞尔到柏林看望女儿,并同多年的老朋友、他的老师施图姆普会面。
5
1日,胡塞尔在弗莱堡大学庆祝康德诞辰200周年纪念会上发表了讲话。
夏季学期,胡塞尔讲授《伦理学基本问题》。
8
10日,胡塞尔到图那西(THUNER SEE)的爱施依(AESCHI)旅游休假。31崐日回到弗莱堡。
冬季学期,胡塞尔讲授《近代哲学史》,并主持关于贝克莱的《人类知识原理》崐的现象学讨论课。胡塞尔同参加他的讨论课的学生们的关系很好。1113日,他曾崐经邀请这些所有学生到他家中作客。向他们讲到了李凯尔特、舍勒、普方德尔、哈崐耶克和克尔凯郭尔。
圣诞节期间,他写下了关于爱和宗教的两页手稿。
1925
3月中旬,海德格尔拜访了胡塞尔。4月初,胡塞尔到意大利南部的利维崐爱拉(RIVIERA)进行了一次休假旅行。
当年夏季学期,胡塞尔讲授《现象学的心理学导论》,并主持了"对纯粹精神崐行为和状态的分析与描述"的讨论课。
5
月初,胡塞尔有机会参加了慕尼黑德国科学院建院的庆祝活动。
7
31日,胡塞尔从弗莱堡到出发,8月初在施塔尔恩贝格西(STARNBERGER
SEE)
旅游,然后于84日到达文特尔西(UNTERSEE),9月初在那里患了感冒。9月崐20日,他离开那里,一路漫游,101日回到了弗莱堡。
冬季学期,胡塞尔讲授《逻辑学基本问题》,主持《逻辑问题选讲》的哲学讨崐论课。
1926
年,胡塞尔被选为出席"哈佛国际哲学大会"的德国委员会成员。
冬季学期结束后,他到托特瑙贝格(TODTNAUBERG0)休假。3-4月间,他在那崐里得了严重的感冒,有半个月的时间不能写作。312日,胡塞尔最锺爱的学生海崐德格尔来到这里。48日,胡塞尔在这里度过了他的67岁生日。海德格尔向老师赠崐送了他新出版的著作《存在与时间》,这部书的扉页上印有献词?quot;献给胡塞尔。崐以感激的敬仰和友情"29日,胡塞尔从这里返回弗莱堡。
夏季学期,胡塞尔讲授《近代哲学史》,并主持低年级的现象学讨论课。
大约在8月初,胡塞尔到西尔发普拉纳(SILVAPLANA)旅游,21日回到弗莱堡。崐然后在家中利用整个假期紧张地进行写作工作。
这一年的冬季学期,他讲授《现象学引论》,主持关于休谟的《人性论》的现崐象学讨论课。
1927
年,胡塞尔成为"德国斯宾诺莎协会"荣誉委员会成员。当年,还出版了崐他在191615日为庆祝奥伊肯的70岁生日而写的纪念文章《现象学与奥伊肯》。崐 31日到45日之前,胡塞尔住在基尔(KIEL)他女儿家中。在这里,他一崐共写了40多页手稿。
当年夏季学期,胡塞尔讲授《自然与精神》,并主持关于康德的现象学讨论课。
6
3日胡塞尔到过萨马登(SAMADEN)。9月上半月,他在黑森林山中度假。
10
12日前后,海德格尔在弗莱堡拜访了胡塞尔。就《大英百科全书》的《现崐象学》条目同胡塞尔进行了交谈。
11
22日,胡塞尔想同巴登教育大臣商谈关于他明年(1928年)退休的问题。
1928
年,胡塞尔成为"奥伊肯研究学院"荣誉委员会的成员。当年,海德格尔崐出版了胡塞尔的《内在时间意识的现象学》。
2
8日,弗莱堡大学哲学系根据胡塞尔的推荐,建议海德格尔继承胡塞尔的教崐授职位。
瓿珊螅髟凇墩苎в胂窒笱а芯磕昙飞稀*
1928
年马克斯·舍勒因心脏病突发而去世。
1928
年,欧根·芬克(EUGEN FINK)成为胡塞尔的私人助教。
1928
年胡塞尔退休,推荐海德格尔继承他在弗莱堡大学的教授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