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星期

.

序 言

汤一介

(北京大学教授  中华孔子学会会长)

 

    我和蒙培元教授认识已经有四十多年了。对他在学术上的成就,应该说我多少有些了解。但因年老,许多事都记忆不清,又很难再去重读他的多本著作,只能简略说说我的印象了。

蒙培元教授和我一样,最初都是研究魏晋玄学,他曾在此研究领域(如“言意之辨”)多有创发。而后进而研究宋明理学,可以说他是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少数几位在此领域颇有成就的学者。

曾有一种观点认为先秦儒家对“情感”论说甚少。但蒙培元早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已注意到儒家哲学是一种颇为重情的哲学。后来郭店楚简出土,有力地证实他的看法,这是不能不提到的。

我记得是在八十年代时曾和他讨论过,先秦已有宇宙论、本体论和心性论的思想基调。到汉,可能宇宙论讲得较多,而魏晋则更重本体论;而后由隋唐至宋明心性论则成重点。但从中国哲学整体上看,宇宙论、本体论、心性论往往同时并存,甚至我们可以说心性论贯穿在宇宙论与本体论之中。这种情况也许越到后来越为明显。由于在中国传统哲学中心性论的特殊地位,这也许和“情感”问题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我认为,蒙培元的《中国心性论》等著作是很有意义的。

在当前我国社会中,真正安下心来做学问有诸多诱惑与干扰,像蒙培元能在这种环境中认真的研究学问,且不断有所发明,是很不容易的。

                                     汤一介

2008105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稿      来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者:中国儒学网    Copyright (c) 2003—2011 www.confu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蜀ICP备050322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