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星期

.

也谈“情”与“理”的统一问题

——主题发言之二

许抗生

(北京大学教授)

 

首先向老蒙表示祝贺!

老蒙是我的同班同学,大学五年,我们成天在一起;后来我们考了研究生,他考的冯先生的研究生,我考的汤先生的研究生;当时我们下乡劳动也是在一块。所以说,我跟老蒙是老同学、老朋友。

一晃老蒙就七十岁生日了!去年我也七十岁生日,我们教研室也给我过了生日,做得很好。今天来参加老蒙七十寿辰,我很高兴,向他祝贺!这也是人生大事啊!古人云“人生七十古来稀”,古稀之年还是不容易的啊!我看到《太平经》上讲了,后来葛洪的《抱朴子》也讲了,上寿——最高的寿是一百二十岁,中寿是八十岁,下寿是六十岁。这样一来,我和老蒙都已经是向中寿靠近了。(笑)实际上,现在很多老年人身体都是很好的,所以我想,下寿的年龄不应该是六十,而应该是七十,九十岁是中寿,一百二十岁是上寿。我祝愿老蒙能活到上寿!(笑)现在老蒙的主要任务就是把身体搞好,把生活搞得更加幸福一点、痛快一点,然后有余力再搞些学问。我不希望以现在的年龄还去专拼学问,那样身体会受不了。我自己深有体会,感觉身体一年不如一年。我今天看到老蒙,觉得他的身板、脸色都很好,很健壮。而我不行,现在看一会儿书就觉得眼睛不行了。(笑)

另外谈一点:我觉得老蒙的学问确实做得很深!刚才听他讲了他自己研究问题是怎样一步步地深入到现在的,我很受启发。我在研究上就没有做到他那样“深”和“专”。谈到老蒙的学问,他的好多书我都没有好好地读,很多好东西也没太注意;对儒学呢,我也没有好好地研究。可能这与我一开始就学汤先生的佛教、玄学、老庄有关系,所以我的性格可能还是老庄型的。(笑)

关于“情”与“理”的关系问题,我也没有怎么去思考。不过,前几年我的一个博士生写的论文,就是关于先秦儒家的“性情”思想的,我很支持他,也跟他讨论了一些关于“情”的问题。我在这里也谈一谈自己的理解吧。

儒家的思想是建立在情感基础上的,那么是什么样的情感呢?显然首先讲的是亲情、亲亲之情,然后扩而充之。同时,儒家也讲“理”,讲当然之则,主张把情与理结合起来。这才是完整的儒家。所以,老蒙刚才讲了,中国哲学是情理合一的,这一直影响到中华民族的文化、精神。现在人们办事都讲求要“合情合理”,不仅要合情,还要合理,两者不可偏废。如果只讲理,恐怕人间就没有了温暖;如果只讲亲亲之情、友情,可能就无法维护社会秩序。过分强调“情”,没有原则,就会出大事,“理”毕竟是当然之则,是必须要遵循的,所以二者不可偏废。

我看了老蒙的《蒙培元讲孔子》,觉得写得很好,很有新思想。之前我打电话给他说:这本书已经很难再写出什么新意了。但他还是写出来了!我想,孔子是讲亲情、友情的,又讲要合乎礼,以前我就不太理解这点:既然是讲“仁者爱人”,那为什么又要讲“克己复礼”呢?这二者是不同的啊!后来才明白,“仁”与“礼”必须要统一起来才是完整的,做起事情来才可能是完满的,所以孔子强调“克己复礼为仁”。还有,以前我觉得“子为父隐,父为子隐,直在其中”也不太好理解。应该说,从人的情感出发,父子之间是应该相互爱护的,这是人之常情;但是,孔子是不是就提倡父亲包庇儿子、儿子包庇父亲呢?显然不能这样,这是不合乎“礼”、不合乎社会规范的行为,所以是不应该这样做的。因此,我想:一方面应该从情感出发,它的基础是亲亲之情;另一方面还应该用“礼”来制约它。一个是基础,一个是制约,是两个不同的东西,应当结合起来。

后来我又想到:这个“情”应该具有本能的成分。这就是孟子讲的“四端”嘛,就是自然本心。大家知道,母爱不仅人有,动物也有;即便是同情心也不只是人有,高等动物也是有的。所以,情感有本能的方面。

要把这个“端”发扬出来,但是也必须合乎礼的规范,否则就会出问题。讲“合情合理”是中国文化的传统,这个传统很好,应该把情与理结合起来。而西方可能比较重视“理”的一面。儒家讲“仁”、讲“孝”,这就是它的根本性的东西,立足于亲亲之情,并且再把它推广开来,“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四海之内皆兄弟”,但是这些也要在“礼”的指导下才会不出问题。

我就简单讲这些吧。谢谢大家!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稿      来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者:中国儒学网    Copyright (c) 2003—2011 www.confu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蜀ICP备050322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