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星期

.

关于中国哲学史上的情感问题

——主题发言之九

陈 静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

 

记得我刚进哲学研究所的时候,蒙先生还是初出成绩的中青年学者,怎么转眼之间就到七十岁了呢!我跟李存山的感觉一样,心想:真的到了吗?(笑)不过仔细想想,也应该差不多了哈。

蒙先生刚才自述了自己的学术历程,陈来先生也对他有个回应,这些都给了我很大的启发,也使我对蒙先生的学术思路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其实蒙先生也老送书给我,但我确实不是每本都仔细读过;就蒙先生现在研究的情感与理性这个问题,我也没有思考过。但是,我觉得,这里可能还是有一个西方背景在里边。

实际上,中国人对于情感很长一段时间也是持否定态度的,因为情感的趋向是和理智要求的规范相冲突的。然而到了宋明理学的时候,我觉得有些东西在改变,比如二程讲“仁”,是以身体的麻痹来讲麻木不仁的,也就是说,“仁”是可以被触动的。我们中国人谈情感,很多时候都是在被触动这一点上来谈的,所以它可以不涉及任何具体的情感内容。“仁”是能动的,如果没有这一点的话,一切都谈不上。于是这个被称作“情”的东西就不再是与礼法相违背的那个东西了,而这也是宋明理学之所以要谈“已发”、“未发”的原因。当“仁”被触动后,才有一个是否“中节”的问题,而是否“中节”的标准就是“理”。这样,情与理的关系就慢慢延伸出来。

我们现在谈情感问题,肯定不太可能不理睬西方的一些表述,所以,我觉得蒙先生这个努力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他不仅对宋明理学有很深的功夫,而且也确实在回应西方哲学的某些话题,因此,他的思考是“有本”的思考,而且是一个现代人的“有本”的思考。

最后,和大家一样,祝蒙先生健康、愉快!

谢谢大家!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稿      来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者:中国儒学网    Copyright (c) 2003—2011 www.confu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蜀ICP备050322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