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语言研究”暂挂靠于“中国儒学网”,特此致谢!

今天是  星期

设为主页                    主持人 : 肖娅曼                    加入收藏

| 首页 | 理论语言学 | 应用语言学 | 语音学 | 语法学 | 语义学 | 语用学 | 语言哲学 |

 = 汉语总论 = 上古汉语研究 = 中古汉语研究 = 近代汉语研究 = 现代汉语研究 = 肖娅曼主页 =

 

汉语系词“是”的来源与成因研究

肖娅曼 

巴蜀书社 2006年版

 

  

 

        根据现代汉语的语法分类,系词“是”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词,它既不同于一般的词汇词,也不同于一般的语法词。语法词与词汇词相对,是以语义和语法功能为标准的一种分类。语法词(也称功能词)没有实义,只有语法意义或功能意义;词汇词具有具体实在的意义。由于语法词和词汇词与汉语早期纯粹根据语义的虚实所分的虚词和实词大致相当,因此,语法词常常被直接看成虚词。汉语的系词“是”没有实在意义,这一点与虚词的特点相符;但虚词的一个重要语法特征是不能单独作句子成分,而系词“是”却主要作述语,这一点又与虚词的特点不符合。鉴于系词“是”主要作带宾述语,语法功能与及物动词相同,语法学界将它归入动词;但它没有具体意义,又与其他动词很不同,因此历史上曾被称为“同动词”[1]。这说明汉语实词、虚词的划分标准,不适用于系词“是”。著名美国语言学家霍凯特,根据语法系统的重要性,将词汇分为两类,能支撑语法系统的词为“骨架词”, 其他则是“肌肤词”;[2] “肌肤词”的增减不会对语法系统产生多少影响,而“骨架词”的增减却会对语法系统产生重大影响。霍氏的划分标准,很适合用于汉语的系词“是”,因为“是”正体现汉语语法面貌的“骨架”,而非对汉语语法系统无关紧要的“肌肤”。霍氏的所谓“骨架词”,接近现代汉语的语法词概念,而与词汇词相去甚远,因而系词“是”更适宜被看作语法词。实际上,虽然我国语法学界一般将它归入动词,但实践中是把它看作判断句的语法标记、当作语法词来研究的。[3] 本论文将把它作为语法词看待,并将运用相应的语法理论来对它进行研究。

注释

[1] 见黎锦熙《新著国语文法》,商务印书馆,1924年初版,1956年第23版。

[2] 参见霍凯特《现代语言学教程》(下)第三十一章,索振羽、叶蜚声译。北京大学出版社,1987年。

[3] 例如王力在讨论“是”的问题时说:“在语法上,系词是在判断句中把名词性谓语联系于主语的词。” 石毓智、李讷在《汉语语法化的历程——形态句法发展的动因和机制》中,首先就用了一整章讨论判断词“是”产生的机制”,把“是”看作判断句的语法标记,该书被蒋绍愚先生称赞为“成功地说明了‘是’从指示代词到判断词的的演变”。这些都说明语言学界实际是把“是”看作语法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