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星期

.

黄玉顺谈“国学热”现象:“文化复兴”声中的警醒
——访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副院长黄玉顺教授

记者:张清俐
(载2014年6月23日《中国社会科学网》)
(http://www.cssn.cn/zm/zm_bjtj/201406/t20140623_1222873.shtml)

 

 

  20世纪90年代以来,“国学热”逐渐兴起,国学经典的研习从庙堂扩展至民间。尤其是近年来,“国学热”悄然在幼儿教育中兴起,一些高校也相继开办了各种各样针对公司高管的“国学班”。有学者指出,国学有被商业化、庸俗化的倾向。如何看待当前“国学热“现象。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采访了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副院长黄玉顺教授。
中国社会科学网:上世纪90年代以来,国学热再度兴起,国学开始走向复兴,您对此有何看法?
黄玉顺:确实是在复兴。不过,严格说来,这不应该叫做“国学”的复兴,而是“传统文化”的复兴、尤其是“儒学”的复兴。因为:“国学”是一个现代性的概念,近代才出现,古代无所谓“国学”,所以也就谈不上“复兴”。国学之所谓“国”,既不是指的上古王权时代的“王国”,也不是指的帝制时代的“帝国”,而是现代性的民族国家——nation,对于中国来说,就是Chinese Nation——现代意义的“中国”或“中华民族”。我曾写过一篇文章《从“经学”到“国学”的时代转型》(《中国哲学史》2012年第1期),就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我提出“国学热中无国学”,意思是说,真正的国学还在孕育之中。
中国社会科学网:有学者指出,传统文化复兴过程中存在着庸俗化和商业化的倾向。在您看来,国学的庸俗化和商业化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
黄玉顺:确实有这样的倾向。商业化的表现很多。最突出的就是各种各样的“国学班”、“老板班”,其中许多都是以赢利为目的的。某些电视台也大搞“国学”之类栏目,其实也是大众传媒的一种谋利行为。其结果就是庸俗化,对传统文化中的某些庸俗内容、糟粕内容津津乐道。借用一种说法:这其实是“精神污染”。某些地方政府争抢历史文化名人,也是商业化和庸俗化的一种表现。例如争抢潘金莲的出生地之类的,就是一种典型。不过,在我看来,更令人忧虑的其实不是商业化和庸俗化。还有更为严重、更为危险的倾向。
中国社会科学网:除了商业化和庸俗化以外,还有哪些问题值得注意或警惕呢?
黄玉顺:首先就是复古主义。在一些人的心目中,凡是中国古代的就是好的,否则就是不好的。有人甚至为“三纲”——“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辩护,简直是为专制主义招魂。其次,与复古主义联系在一起的往往是狭隘的文化民族主义,顽固地拒绝和抵制一切外来的东西、特别是西方的东西。我有时候感到很好笑:那些吵吵着抵制西方的东西的人,自己早早地已经把手机换成了iPad!最后,这种复古主义和狭隘文化民族主义甚至导致了一种反文明的倾向,乃至反科学、反民主、反人权等等。我们山东大学的陈炎教授有一个观点,我非常赞同:要严格区分“文明”和“文化”,文化可以多元,但文明是一元的。这就是说:文明的就是文明的,不文明就是不文明,别拿文化说事儿。再者说,文化其实也不是没有高下之分的,例如妇女缠足也曾是一种文化,那文明吗?
中国社会科学网:那么,在您看来,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倾向呢?
黄玉顺:原因是很复杂的。我在这里只谈谈思想方法或思维模式的问题。最主要的有两点。
一是中西对立的思维模式。这与刚才所谈的狭隘文化民族主义密切相关。所幸,《人民日报》公布的24个字的核心价值观,就有“民主”、“自由”、“平等”、“法制”等字眼,我看这就很好!
二是本末倒置的思想方法。我这主要是说的一些人对儒学的理解。儒学最核心的理论结构是“仁→义→礼”,就是:仁爱情感为正义原则奠基,正义原则为制度规范奠基。这里,仁或仁义是本,礼只是末。但有些人却把“礼”即制度规范视为儒学的根本,认为凡是儒家在历史上建立过的制度规范都应该照搬过来。这其实就是“原教旨”态度。随便举个例子,《周礼》上说“诸侯一娶九女”,难道这也应该搬到今天来吗?他们不懂得孔子所讲的一个原理:礼有损益,意思是说,任何具体的制度规范都没有永恒性,没有什么“普世价值”或“普适价值”,一切取决于是否符合儒家主张的正当性原则和适宜性原则。所以《孟子》开宗明义就讲:“仁义而已”。
这种本末倒置的思想方法还表现为一种倾向,就是“道德主义”,似乎儒学、传统文化不外乎就是一套伦理道德而已,殊不知所谓伦理道德就是一种社会规范,即属于“礼”的范畴,那么,按照孔子“礼有损益”的原理,任何具体的伦理道德规范体系,也和其他制度规范一样,没有什么普世价值或普适价值,它是需要根据仁(仁爱精神)与义(正义原则)而因革损益的。
然而这种“道德主义”却试图将古代的、前现代的、封建的和专制的伦理道德规范整个一股脑儿地搬到今天来。一个突出的表现,就是“读经”、尤其是“儿童读经”中所存在的某种倾向。我并不一概反对读经,我本人的工作方式之一就是读经——研读儒家经典。但今天我们所见到的许多读经活动,宣扬封建主义和专制主义的伦理道德,使我们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朽的、令人窒息的气息。这是很令人忧虑的。
如今,自封为“儒家”竟成了一种时髦。但假如儒家就是那样的“原教旨”的东西,我宁愿在此声明“我不是儒家”。
中国社会科学网:在您看来,上述那些错误倾向应该如何避免?
黄玉顺:这说起来是很复杂的。不过,也可以说很简单,那就是:保持清醒,保持警惕。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稿      来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表日期:2014-8-16<%=rs("date")%> 浏览人次:0

版权所有者:中国儒学网    Copyright (c) 2003—2014 www.confu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蜀ICP备05032220号